产品厂商资讯招商招标方案招聘展会品牌下载专题视频科普论坛

  •  
    资讯中心应急资讯企业新闻应急科技应急人物应急培训应急演练应急建设突发事件灾情动态展会新闻政策法规
     
    首页 > 资讯 > 灾情动态

    新磨村山体高位垮塌灾害抢险救灾72小时记

    2017-06-28 四川日报

    2017年6月24日5时45分,阿坝州茂县叠溪镇新磨村的清晨,被垮塌的富贵山击碎。短短100秒时间,特大滑坡呼啸着冲向山脚的新村组。

    东经103.7度、北纬32.1度,灾害发生地,那个盛产花椒和李子的美丽村庄,遭遇重创。截至26日23时,“6·24”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高位垮塌灾害共造成10人遇难、93人失联、3人受伤。

    灾害发生后的72小时,是最关键的“黄金搜救时间”。

    在令人牵肠挂肚的“黄金72小时”里,从阿坝、从成都、从雅安、从德阳……3200多名救援力量和150多辆机具车辆火速驰援;从白天到黑夜,喊话、探测、撬石、挖抛,搜救一刻不停;送水、送饭、参与搜救和安置,当地群众守望相助。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第一时间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全力组织搜救被埋人员,尽最大努力减少人员伤亡、防范次生灾害发生,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有力指导了这场把生命摆在首位、分秒必争的抢险救灾。

    从中央到四川,以人为本、生命至上的理念贯穿搜救和安置始终,一村告急,八方驰援

    6月,正是地处川西大山深处的新磨村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群山翠绿,瓜果飘香,村子门口的一片草海,鲜花盛开。然而,三天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这一切都消失了。

    巨大的滑坡体,呈扇面将村组埋没,将道路埋没,将河道埋没。滚石累累,人在随处可见的巨石面前,小若蚁卵。赶到的人们,来不及哭泣,自救与救援立即展开。

    生死竞速,人命关天。很快,100余人被掩埋的突发灾害消息,上报到县、州、省,直至党中央。

    灾害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立即作出重要指示。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批示,要求全力组织搜救,尽力减少人员伤亡,并抓紧排查周边地质灾害隐患,尽快转移受威胁群众,防止发生次生灾害。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也对抢险救援工作作出批示。

    受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委派,国务委员王勇代表党中央、国务院,率国务院工作组紧急赶赴茂县,指导应急救援和善后安置工作。

    灾情就是命令,历经多次重大自然灾害检验和完善的四川综合减灾救灾应急指挥体系运转,省、州、县立即启动特大地灾一级响应和应急预案。

    省委书记王东明第一时间作出指示,要求立即调动救援力量,千方百计抢救人员生命,同时注意防范次生灾害。

    24日中午12时许,王东明和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到达山体垮塌灾害现场,实地察看灾情,之后几天始终坚持在一线调度指挥。王东明强调,要以抢救生命为第一要务。抢险救灾指挥部就在现场成立。

    实际上,灾害发生后,随着省委、省政府一声令下,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已经展开。

    6时15分,茂县消防中队接到群众报警,立即出动4车18人前往救援。7时许,当地交通部门抢险人员抵达灾害现场,清理出一条通车便道。

    向着茂县,公安、武警、消防、民兵等救援力量,疾驰,再疾驰。西部战区的运输直升机搭乘医疗队员紧急升空。

    从成都通往茂县灾害现场的道路,有220多公里,无论是救援力量集结还是转运伤员,都需要一条能够快速抵达的“生命通道”。

    8时30分,成灌、都汶、成都绕城高速启动应急机制,开启救援通道,确保救援车辆快捷、免费通行。阿坝州对途经茂县的国道213全线启动管控,在汶川、松潘、黑水设置远端分流管制点,社会车辆被提前分流,最大限度确保主线畅行无阻。

    村民乔大帅一家三口获救了,被崩塌碎屑流追着跑的他们,遇到了及时赶到的救援人员。他们被送至茂县人民医院救治,随后又转院到成都治疗。

    24日当天,从全省各地驰援的庞大救援力量,集结在狭窄的作业空间中,争分夺秒开展搜救。

    从白天到黑夜,不抛弃、不放弃、不言弃的信念鼓舞搜救行动,只要有一丝希望,就要付出百倍努力

    “老乡,在不在,回个话嘛!”25日12时30分,救援现场,一个救援队员趴下身子,把头伸进一个石缝,扯起嗓子吼起来。

    在这之前,生命探测仪发现,这个地方下面有生命迹象,随即,几十名救援队员和多台机械赶到现场,紧急驰援,一边挖,一边探,再挖,再探……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很快,三个小时过去了,午饭时间到了,但救援没有停止,一批队伍疲惫了,另外一支队伍马上接替,继续开挖,绝不放弃。

    地质灾害的救援是世界性难题,而新磨村这次灾害救援更是难上加难。巨大的滑坡体最大落差约为1600米,平面滑动距离2500米至3000米。有地质专家分析,滑坡垮塌体巨大,冲击速度快,瞬间摧毁力度强,救援很难创造生命奇迹。

    “抢抓黄金时间,抢抓一分一秒,千方百计、全力以赴搜救。”省抢险救灾指挥部态度坚定。西部战区前进指挥组明确:“救灾需要什么,战区就全力以赴投入什么。”所有救援队员亦誓言铮铮:“一线希望,百倍努力。”

    天空雨飘个不停,上方石不断滚落,脚下河越冲越宽。黯然失色的滑坡体上,鲜红的旗帜、橘色的救援队服,带来大灾之后的希望色彩。

    “还有人没得?”救援队沿着松坪河一字散开,为了得到被掩埋者的回应,他们一边敲打地面的碎石块,一边用力高喊,喊声此起彼伏。

    省测绘地理信息局测绘的灾后影像图显示,掩埋区最深有40米,这相当于十多层楼高。在这么厚的覆盖体下发现生命信号并不容易,随着消防官兵和武警陆续赶到,更多的生命探测仪和搜救犬投入救援。

    曾被滑坡阻断2公里的松坪河,冲破壅塞体,虽减轻了风险,但也为过河搜救制造了难度。消防官兵最初靠手拉手蹚过冰冷的河水,后又搭设绳桥,运送人员、装备,确保了搜救无死角。

    24日14时,救援队在村子南侧发现生命信号。救援队停下挖掘机,转而用镐头和手去刨开泥土。3个小时后,他们悲痛地把一对夫妻的遗体轻轻抬出。

    夜幕渐渐降临。17时20分,救援现场点亮了第一盏应急照明灯,随后在20时8组临时照明设备全部通电。

    一刻不停,昼夜不息。不时有疑似生命信号发现,不时信号又弱了下去。都江堰蓝天救援队协调官李想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随着时间流逝,被掩埋者的体温越来越低,在热成像仪上的显示也越来越弱,直至消失。

    与死神赛跑,只能更快。“不放弃任何一个可能。”德阳、绵阳两地消防官兵跟随一个疑似生命信号搜救了5个多小时,但最后信号消失了。遇难者亲属主动请求放弃挖掘,一位消防官兵愧疚地说:“对不起了,老乡。”

    “我恨我自己只有一双手!”一米八的德阳消防队员陈朴急出了眼泪。抹去眼泪,他又赶到下一个作业点继续搜寻。

    灾后第三个夜晚再度降临,连续作战的疲累,让救援者们不断透支的体力逼近极限。然而,心里装着“黄金72小时”,他们不言放弃。

    夜色之下,搜救继续。

    从搜救到安置,应对有策、公开透明的救灾体系高效运转,全力保障生命安全,既科学施救,也安全施救

    从24日中午开始,在通往新磨村滑坡体的路口,几十个武警手拉手站成一排,凡不是专业救援队伍的,一律不予放行,25日,这样的身份筛查更加严格。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在李想看来,这正好体现了科学救援的精神。

    新磨村灾害现场地质状况复杂,滑坡体覆盖范围广,山脚下是堰塞湖漫出后形成的小河,头顶是坍塌后暴露出来的陡峭崖壁。

    既要搜救生命,又要安置避险群众,还要护送外地游客离开,同时还不能发生二次伤害,多重任务交织,抢险救援如何才能做到有序?

    24日,四川成立了救灾前线指挥部,在此基础上,根据工作需要,省委省政府又于24日晚成立抢险救灾指挥部,下设现场救援组、医疗救护组、交通保畅组、转移排除组、群众工作组、信息宣传组、失联人员排查组、保障重建组等8个工作组,各组各司其职,相互配合。

    在众多专业救援队伍中,由新磨村村民组成的“救援协助队”显得很特别,25日开始,他们正式进入现场作业。

    他们多数因在外务工、求学躲过灾害。“我哥家就在这里,对到对面山上那棵树。现在的河道就是以前我家的菜园子。”25日9时,老家就在村子中央的苟军,一丝不苟地指导着武警水电部队的司机操作挖掘机。

    凭着记忆,他拿出笔,画出了周边五户人家的房屋分布图,北边颜家、南边的张家,都是十米宽的住宅,房屋全连在一起……擦干眼泪的回乡者们,为救援队定位滑坡体下的民房提供更准确的向导。

    这支队伍的出现,与一种名为“网格化作业,分坡段救援”的搜救模式密切相关。从6月25日开始,滑坡体被先期划分为十个网格,各个救援团队分兵把守,又相互协作。

    当天中午,不到四个小时,武警水电三总队的三个小分队分别完成各自区域的搜救作业。转移之际,总队长梁建忠在对应的三个网格点后面画上圈,并让战士们在完成作业区做上记号。他说,“这样不会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也能消除搜救死角。”

    红外线成像仪、声波探测仪、雷达探测仪等科技设备和手段在救援中得到应用,一平方公里至少44台生命探测仪。三个小时的发掘,先后五次探测,红外生命探测仪、雷达生命探测仪轮番上阵,埋藏深度从7.6米降至两米……25日中午,搜救人员在松坪河的东南侧,渴望创造奇迹。搜救人员说,有了先进的技术,搜救工作如虎添翼。

    25日16时,6架测量型无人机通过航拍影像解译灾情,26日清晨,又有一架拥有8个螺旋桨的巨型无人机升空,其能绘制出厘米级精度的滑坡体三维模型,为科学组织救援提供依据。

    科学施救,也要安全施救。面对现场不时发生滚石的状况,省委省政府反复强调,坚决避免因次生地质灾害导致现场救援力量伤亡。

    国内安监系统唯一的边坡雷达探测仪运抵茂县。它可以远距离测量山体表面的细小位移和变形,一旦有再次坍塌前兆,它可迅速监测出并在几秒钟内发出警示,提醒在场救援人员尽快撤离。

    154名滞留游客牵挂人心,制约他们撤离的因素是路。24日22时30分,在现场交通抢险队伍共同努力下,长约2.4公里的便道初步打通。25日15时,154名滞留游客在阿坝军分区和当地民兵护送下,徒步穿越塌方区,后经大巴摆渡到松坪沟景区入口,踏上回家路。

    此次抢险救援中,及时准确、公开透明地发布权威信息,令舆论普遍称赞。

    截至26日晚,省政府新闻办在救灾一线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已进行了七场,及时回应各界关切。

    此次滑坡的原因是什么、与“5·12”汶川特大地震是否有关、村庄为什么没有搬迁、未来是否还存在隐患?针对这些热点问题,第六场新闻发布会邀请到国土资源部专家现场答疑。

    阿坝州公布了118名失联人员的名单和“寻亲热线”,这一举动既回应了公众关切,又加快了核实信息的进程。

    “名单上的两兄妹还活着”“5人进山采药幸免于难”……类似的信息不断传出,温暖了公众,也为救援注入了精神动力。截至26日23时,118名失联人员中有15人确认安全。

    从党员到乡亲,挺身而出、守望相助,传递不屈不挠、战胜灾难的坚定信念,党群同心,并肩前行

    “我是党员,必须站出来。”灾难中,新磨村党支部书记苟白刚不幸失联。村子遭遇大难的同时,也失去了主心骨。

    新磨村会不会就此倒下去?危难关头,不是没有怀疑。

    消除质疑,关键时刻,有着17年党龄的新磨村原村支书颜顺伦接过重担,临危受命担任临时村支书。

    24日22时,刚刚忙完救援现场的事情,不顾劳累,颜顺伦紧急赶往距离村子10公里外的叠溪镇中心小学,那里,安置着86个受灾村民。

    天空一片漆黑,又遇到堵车,颜顺伦只有下车步行,一路小跑,一到学校,他马上来到村民中间,见到书记来了,惊慌未定的村民纷纷围上来。

    随后,在颜顺伦倡议下,几个青壮年村民组成了“救援协助队”,一些妇女被安排起来做饭,打扫卫生,先前还闹哄哄的安置点里顿时有了新气象

    一个党员就是一支火炬,照亮了新磨村的救援和安置工作。在安置点参与接待安置的党员干部及志愿者达到100人,几乎为每个受灾群众提供党员干部一对一服务。

    党旗挥向哪,党员就向哪里奋勇向前。松潘县镇坪乡专武部部长赵继菲带了28个民兵前来,党员民兵纷纷请缨,45岁的朱永春早已不是民兵,但他说自己经验丰富,必须去。

    在“黄金72小时”里,那些连夜挑灯鏖战的场面,令人动容。许多人不知道,党员干部冲锋在前、生猛如虎,一旦换下来休息,许多人坐着就睡着了,和衣而眠。

    新磨村遇难者、失联者的亲属,也擦干眼泪,以坚韧与刚强向灾难宣战。王斌的大舅、表叔等亲戚被掩埋,他没有去现场救援,而是坚守在工作一线。他是茂县交警大队的一名协警,“只有把交通疏导好,才能让更多的救援队伍进入现场,争取到生还的机会。”

    19岁战士王昊的父母等14名亲人失联,他从东部战区某旅连夜赶回家乡,他擦干眼泪,向茂县武装部申请加入到民兵救援队伍。还有茂县人民医院急诊科主任王运江,失去5名至亲,却一直奋战在灾区医疗一线。

    榜样的行动,是最好的感召。茂县的群众也纷纷行动起来。救援现场起初挖掘设备缺乏,临近的白蜡村村民开着挖掘机支援,距离事发地不远的成兰铁路建设单位,携带数十辆装载机、挖掘机等大型机械疾驰增援。人人都想出份力,到25日,213国道石大关乡段,大小不一、型号多样的挖掘机排成了蜿蜒数公里的“橘色长龙”。

    担心救援队伍和受灾群众吃不上饭,周边乡镇许多村民步行十几公里来到新磨村。送早饭的村民,早上4点就起床准备,为的是在7点之前送到救援现场。

    茂县太平乡与新磨村相隔20公里,送饭的熊大姐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他们来帮我们,这一次我们也想出点力。”

    从紧急救灾到安置乃至重建,新磨村的路才刚刚开始。颜顺伦安慰村民,“这么多人关心我们,我们更要自立自强,团结起来,战胜灾难。”


    打赏
    分享到:
     
    0相关评论
    应急资讯
    应急厂商
    应急产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隐私 | 积分换礼 | 友情链接 | 站点导航 | 违规举报